Co梅音

2.5次元妹子一枚,请大家多多指教!
主黑塔,漫威,刀剑乱舞,以及其他一些感兴趣的东西~(偶是个杂食动物)
撸文新手,最近买了板子,但画技。。。就别奢求了OTZ

【太郎太刀—夏末的相遇(下篇)】
太郎太刀细节图,隔着玻璃拍的有点反光,望见谅www
近看时我不由得感叹:虽然有着巨大的身躯,但太郎依然是个美人啊!

正式入坑凹凸世界(ฅ>ω<*ฅ)

篱水:

「如何正确地整疯你的计算机室友」
  
巫师(神奇动物在哪里)安x唯物主义编程大佬雷
本来只是睡前瞎划拉私心给雷狮穿我常服
然后又涂了个巫师安
于是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x)
大概安哥养的这只嗅嗅喜欢高新电子产品(摊手.JPEG)

【太郎太刀—夏末的相遇(上篇)】
终于在今年夏末来到了热田神宫。
清幽,静谧,这是我对这座神社的第一印象。
石子小路,青苔古树,一切都恍然如梦,仿佛真的进入了神明所在的世界。感觉这里,真的是一个符合太郎气质的居所呢。
但是接下来的拜访并不顺利,在寻找太郎时被神职人员告知:宝物馆今日闭馆。
一个月就闭馆一天还让我赶上了,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失望至极。
虽然闭馆了,但那位神职人员还是好心地把我领到了太郎所在的宝物馆,可我只能眼巴巴地站在门外远远地看着太郎。也许是被我的诚意打动,宝物馆里的工作人员为我打开了门,说道:“进来看吧。”
于是,我就成了太郎休息日唯一的访客。❤
PS:下篇会发一些太郎太刀的细节图,但毕竟隔着玻璃,所以会有一些反光,望见谅🙏
以及我将拜访太郎的经历告诉一个友人后,她这样对我说:“你想想看,太郎可能正在休息,然后听到有访客前来,匆忙起身,穿着浴衣,睡眼惺忪道:‘有客人来了?’”
我脑补了一下这个场景。。。然后。。。失血过多。。。卒。

【烛压切——Dark Horse(6)】

 【烛压切——Dark Horse(6)】
再发一遍注意事项:
*慎入!!!
*中篇现世paro
*设定:  经纪人长谷部×调酒师(新星)烛台切
文里有个负心汉,想来想去舍不得任何一个刀剑男士当,所以就随便虚构了一个。
◥看了上面的设定你心里也许在想:这是个什么鬼设定。科科科,其实早就想写烛压切的现世文了嘿嘿嘿……额,又是一次新尝试,蔻蔻还没这么正儿八经写过文(车都没开稳),不管是设定,剧情还是文笔都比较渣_(:_」∠)_
如果有意见或建议尽管提,但是请文明。
看到这儿,该说的也说了,不喜欢的请轻触手机后撤键选择退出,谢谢!
*单引号心理活动,双引号是说的话~怕造成误会还是提前说一下~

 ——————————
前文链接走这里:
Part1-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cf9a04
Part2-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d3ab39
Part3-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e5e3d4
Part4-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f70d2d
Part5-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07c505a
————正文————
That fairy tale ending with a knight in shining armor,
童话的结尾总有一位伟大的骑士,
Mark my words,
打上我的烙印,
Once you're mine,
你将永远臣服于我,
There's no going back.
再也无法回头.
                            ————《Dark Horse》
三年后——
日本 东京  StarCrown大楼 早8:00
“长谷部君!”
“啊,松本小姐,有什么事吗?”
“之前说的资料,我给您送过来了。”
“谢谢。还有,你不用这么拘谨的。”说完长谷部温和地报以一笑。
“嗯,好,好的,长谷部君。”新来的小姑娘脸颊飞上一片红晕:“那个,还有,总监刚才来电话说明天上午要加排一个访谈节目,请长谷部君和烛台切君提前做好准备,这里有节目的流程安排和预设的问题。”松本将手中的另一本材料递给了长谷部。
“好的,辛苦你了。”
“说起来,今天没有在公司看到烛台切先生呢?”
“今天不用赶场,是难得的休息日。”
“也是啊,烛台切君虽然出道晚,但现在已经是公司一等一的红人了,短短三年就获奖无数,不管是做模特还是演员都很受欢迎,口碑颇佳,平时光接拍广告作代言就已经很忙了。其实……虽然很不好意思开口,我也是烛台切君的粉丝呢……”
“能得到松本小姐的青睐,想象光忠也会觉得荣幸的。”
松本走后,长谷部大致翻看了一下访谈节目的材料,然后拨通了烛台切的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长谷部的长眉有拧在了一起,这家伙,大白天的又在干什么……
在打到第十个电话的时候,另一头终于接通了。
“喂,长谷……”
“烛台切你在搞什么?!即使是休息日也要保持联系的畅通,这是基本都职业素质吧?!”
“长谷部你又叫我烛台切……我好难过……”
“不许岔开话题!我打了这么多个电话都不接,要是耽误了工作怎么办?!”
“今天不是休息吗?明天也是晚上才有工作……”
“工作说来就来,你当艺人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明天上午有新安排,要参加访谈节目,得提前准备,你在哪儿?”
“我在纽约。”
——!!!
“你没事跑美国去干什么?!快回来!”
“长谷部………长谷部不来找我的话,我就不回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喂?烛台切?喂?!可恶……”长谷部狠狠挂上电话,手机就响起了短信提示音:纽约广场酒店 地址xxx房间xxx。
“真拿这家伙没办法……”长谷部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只拎着公文包就飞身赶往机场。
东京 羽田机场——
买好了前往纽约的机票,长谷部在候机室安静的一角坐下,长舒了一口气:这样,应该赶得上吧……
忽然,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长谷部闻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在大厅屏幕上滚动播放的烛台切所代言的商品的广告。
长谷部静静地看着屏幕上的烛台切出神——光忠正式出道三年,自己和他交往,也已经近四年了……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几年里,虽然平时经常会有一些磕磕绊绊,但两人相互支持,一起走到了今天……只是确认关系后,和光忠的关系却渐渐趋于平淡,倒可以说是变得更加信赖彼此,不过也没什么质的改变……
未来,会怎样呢?会一直像这样过下去吗……
美国 纽约  早5:45
11个小时后,长谷部终于赶到了纽约五十九街的广场酒店,电梯停在了顶楼19层。
“咚咚”长谷部叩响了房门。
“门没锁,请进。”
房间里灯光昏暗,勉强能看到落地窗前烛台切高大的身影。不知是因为时间太早,还是别的什么,周遭格外安静,一种奇异的静谧在房间里流淌。
“烛台切……”
窗前的人一动不动,似乎在闹别扭,
“光忠?”
听到了满意的称呼,光忠才转过身开口道:
“长谷部,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
“记得。今天我们认识四年整。”
“诶诶?长谷部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把纪念日抛到脑后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太不帅气了,烛台切干咳两声恢复了严肃的状态。
“所以就算想过个纪念日也不用大老远跑到国外过吧……”
“那是因为,我将赋予‘今天’新的意义。”烛台切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打开,白金的婚戒在长谷部藤色的眼眸中划过一抹亮色。
“长谷部,你愿意,嫁给我吗?”
“……”
沉默了半晌,长谷部紧抿的,还带着压抑住内心澎湃的微颤的薄唇才极缓地吐出两个音节:
“l do.”
烛台切轻轻执起长谷部的左手,将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仰起头,四目相对间,黎明,降临了。
——The End——
【番外】
在烛台切和长谷部完婚后的某一天晚上——
长谷部(跨坐在烛台切腰上):“你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摘下过眼罩呢。都在一起了也应该坦诚相待才对。”
烛台切(握住长谷部欲摘取自己眼罩的手):“你……看到以后……可能会觉得……很恶心……你确定要看吗?”
长谷部(一脸认真):“我会包容你的一切。”
烛台切(任由对方挑开了眼罩):“……”
长谷部(看着狰狞的烧伤疤痕,手轻抚上他的脸颊,感觉自己的记忆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苏醒):“这伤疤……是你?”
烛台切:“是我。”
(长谷部的仿佛一下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教会学校——有一个深色发,一直粘着自己的,名门望族长船家的小儿子,他有很多同名的兄弟,他在其中是最不起眼的,却总喜欢跟在自己身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原来的跟屁虫也变成了玉树临风,性格开朗的美少年。但他打工的地方突发火灾,浑身多处烧伤,昏迷不醒。但也是在那时,有对夫妇领养了一直被教会学校抚养的,无父无母的自己。临行前,自己只能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年,在医护人员换药的时候,将他右眼的伤疤印入脑海……)
烛台切:“而你在之后的一次休学旅行中,在野外受伤,头部受创,失去了部分记忆。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你,直到那次偶遇,我不敢相信是你,但当看到你名片的时候,我相信这一定是命中注定的重逢。长谷部还记得小时候的诺言吗?”
长谷部(认真的想了想):“不记得了。”
烛台切(显然倍受打击,一下就蔫了):“长谷部你明明说长大以后要娶我的……”(但很快又恢复了兴奋)“不过现在是我娶长谷部,反正结果都一样,长谷部是我的了~”
长谷部(突然坐起来,拉过光忠的睡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烛台切):“应该是你是我的所属物才对。而且,你这辈子也别想从我这里逃走。”
烛台切(内心:长谷部强硬的时候……都莫名的色气啊www这样想着,某个部位就渐渐有了反应,一翻身将长谷部压下):“守着这样的长谷部,我怎么会舍得走呢?”
长谷部:“嗯……啊!”
——Real End——
谢谢支持我的小可爱们,非常感谢!
文章比我预想的要短了些,果然我还是更适合撸短篇www
再次感谢米娜桑的喜欢~(ฅ>ω<*ฅ) 

【枪神纪同人文】The first shot in summer

【The first shot in summer】
玩枪神纪很久了,但是第一次发文,渣文笔,请各位大佬和小伙伴多多包涵。
这篇文章献给一直陪着我的朋友们,也献给所有热爱枪神纪的玩家。
*有刀锋职业性转,慎入!
*枪神纪小说吧同步更新
【The first shot in summer】
角色:
亚米(Yami)——医生
龙傲天——双枪
萨梅尔(Summer)——刀锋(性转)
斯奈尔(Snail)——导弹
班恩(Ban)——狙击
罗莎(Rosa)——烈焰
威罗(Willow)——医生(性转,非该隐)
————————————————
第一章
“我说你是怎么搞的,医生!”
“就是,连个后援都做不好。”
“有这么坑的队友也是绝望了。”
————
算起来,这是亚米从特工学院毕业的第三年了。
“为什么你每次出任务都受这么重的伤?”威罗一边小心翼翼地拆着亚米腿上的绷带,一边斥责道:“队友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你实力不行就别逞强,保护好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突然发觉自己说的有点过火了,威罗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把头别开:“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担心你……”
实力吗……
亚米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但面上微笑依旧:“嗯,我懂的。我只是觉得自己作为医疗有必须要尽的职责罢了。谢谢你,威罗。”
“嗯。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能出任务了。”
————
刚痊愈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亚米渐渐放慢了脚步。许是因为夜深了,偌大的基地广场和通道里没有一个人,只能听到自己“嗒嗒”的脚步声。亚米在通道交汇处休息区的长椅上坐下,打开腕上的便携智能机,查看自己上月的任务记录。
“萨梅尔你走这么快是要去约会啊?”
寻声望见斜对面房间里走出的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
“走慢一点啊,又不赶着投胎。”
“……你腿短,怪我喽?”
“…………”
亚米认识那两个人,是自己同期的同学,但是不管是在学院时期还是成为特工后,亚米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俩——千面组织中唯一的男性刀锋,“间谍王”萨梅尔,以及他的搭档兼好友统治天空的导弹兵“荣耀之翼”斯奈尔。和自己不一样,这两人早就从青涩的毕业生跃升成为组织的王牌特工了。
“现在可不是丧气的时候啊。”亚米努力打起精神:“要把战绩拉回来才行。”
第二章
——迷之小镇——
72小时前,在各种媒体上,“暮色镇”被列为了敏感词。大规模的僵尸变异突然在这个小镇爆发。特工局立刻切断了所有关于这个小镇的信息,并派遣特工小队前往调查。
刚复出的亚米也参与了这次行动。
直升机上除了领队的萨梅尔和主力斯奈尔,以及几个熟悉的面孔外,还多了一个亚米陌生的新面孔。
“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啊,呜哇,好紧张啊!前辈们,带带我这个新人啊,看我这么萌萌哒&%#……”
真活泼啊,这个新来的双枪……亚米暗想。
然而座位紧邻双枪的特工却并不买账,毫不掩饰脸上的嫌恶之色,似乎下一刻就想把旁边这个聒噪的家伙从直升机上扔下去。
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直升机已经无法更深入了,马卡洛夫当机立断:“你们就从这里出发!”
特工们刚落地,耳麦中就传出猫小萌的惊呼:“僵尸出现了!”
紧接着是战斗命令:“不要犹豫,开枪!”
“哦耶!本大爷要一枪天下惊!哈哈哈!”新人双枪一跃冲在了最前面,两把开拓者火力全开,大批僵尸应声倒下。
“这些僵尸也太菜了,一枪一个……”
“小心身后!”亚米急呼
“啊!”
双枪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肥胖的僵尸就直挺挺的倒了下来,双枪赶忙一个后跳,险险躲过,一抬头就对上了队长犀利的视线——萨梅尔刀已出鞘,蓝色的瞳孔如极地寒冰,散发着凛冽的杀气。
“杀戮,开始了。”他自语了一句就隐身不见,消失在双枪眼前。
“你没事吧?”亚米从队末赶来,呼吸都没平稳就紧张地检查着队友的身体,
“呼——吓死宝宝了!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我。”
亚米没再说什么,但当队伍继续前进的时候,她便紧跟在这个新人左右,比起经验丰富可以独当一面的其他队友,这个家伙更让人担心啊……
队伍推进到了一片开阔的场地,僵尸也少了很多,再往前,是一个大门半掩的封闭式锯木厂。
“根据基地的指示,前方真测到大量僵尸,但目前并没有出现……”萨梅尔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如继续推进吧,争取在天黑之前弄清事件的真相。”斯奈尔一边给自己的炮筒填弹,一边建议到,
“那就这么办吧。”
“我打头阵。”斯纳尔起身招呼身后的特工:“跟我冲!”
小队进入了锯木厂内,巡视四周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突然,身后的铁门“砰”地一声关上了,特工小队被困在了高墙之内。
“门被锁死了。”
“没有退路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工们还没站稳脚跟,炮弹就从耳边呼啸而过,
“全员战斗准备!”说话间斯奈尔已非到半空,冲对面继续开炮。这时特工们才发现,大批僵尸正翻墙而入,向他们扑来。
一时间枪炮齐鸣,刀光剑影,特工们的脚下堆积起越来越多的残肢断颅,但面前却涌来愈来愈多的僵尸,出现的数量远超他们消灭的速度。
“僵尸越来越多了。”
“你们要挺住!”耳麦中马卡洛夫的声音坚定不移。
“必须要想办法出去……”萨梅尔的大脑快速思考着“既然没有机关,那我们就强行突破!但是导弹杀伤力太大,很可能会误伤……有了!榴弹,你用粘弹把通往前方的门炸开。”
“好。”
“其他人掩护他!”
“收到!”
小队程铁桶状缓慢掩护榴弹移动到靠近门边的角落,榴弹迅速开枪射出七八个粘弹在铁门上并随即引爆,门被顺利地爆破,特工们改变队形,前后配合扫清了道路上的僵尸,一口气冲到了湖边。

【烛压切——Dark Horse(5)】

 【烛压切——Dark Horse(5)】
大家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考试周终于结束了,美好的暑假近在眼前www
拖了这么久才更,蔻蔻真的很抱歉,但相信我是绝对不会弃坑的。
所以为了弥补一下小伙伴们,蔻蔻稍微调整了一下剧情,在这一P提前开车!
虽然是个小破车,但是也是我对大家的心意,请收下【比心
有句歌词唱得好:“不见风雨,怎会见彩虹”,所以这一P可能会有人物崩坏,粗暴——内容,亲们请注意避雷≧﹏≦
不过下一章就会全面转运www
下面再发一遍注意事项:
*慎入!!!
*中篇现世paro
*设定:  经纪人长谷部×调酒师(新星)烛台切
文里有个负心汉,想来想去舍不得任何一个刀剑男士当,所以就随便虚构了一个。
◥看了上面的设定你心里也许在想:这是个什么鬼设定。科科科,其实早就想写烛压切的现世文了嘿嘿嘿……额,又是一次新尝试,蔻蔻还没这么正儿八经写过文(车都没开稳),不管是设定,剧情还是文笔都比较渣_(:_」∠)_
如果有意见或建议尽管提,但是请文明。
看到这儿,该说的也说了,不喜欢的请轻触手机后撤键选择退出,谢谢!

*单引号心理活动,双引号是说的话~怕造成误会还是提前说一下~ 

 ——————————

 前文链接走这里:
Part1-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cf9a04
Part2-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d3ab39

Part3-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e5e3d4

Part4-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f70d2d

Part6-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387888
————正文————
Make me your Aphrodite,
让我做你的爱神,
Make me your one and only.
让我做你的唯一。
                        ————《Dark Horse》
长谷部是被饭香唤醒的,第一次不是闹铃。
从沙发上坐起,长谷部在心里发出一声痛呼。唉,果然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在沙发上凑合一夜腰背都有些吃不消了。
视线越过沙发背进入厨房,捕捉到的是烛台切在料理台上忙碌的背影。
大概是听到了客厅里的动静,烛台切从厨房探出头:“早啊,长谷部君。昨晚睡的还好吗?”
“嗯,还好。”
其实昨天就想把长谷部抱到自己床上睡,但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烛台切还是忍住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火候刚好的厚蛋烧放在深色的小碟子里,愈显得金黄诱人,旁边还佐以自制的腌菜。米饭的热气与味噌汤的香气交织在一起,让人食指大动。
一口汤下肚,唤醒了长谷部的味蕾,
“你的厨艺确实不赖,有学过?”
“嘛,也算不上是学,只是以前的上司很擅长做菜,我受过他的一些指点罢了。他曾说过:‘无心烹饪者,其心则拙’,烹饪的过程也是对身心的一种磨练呢。”
“这样啊……”
“等下一起去公司吧,长谷部君对这附近应该不是很了解?我虽然平时不需要坐轻轨上班,但至少还是清楚车站在哪儿的。”
“好。”
——————————
早高峰的轻轨站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快一点烛台切,我们要赶不上这班车了!”
两个人在人群中奋力“突围”,终于在车门关闭时勉强挤上了车。
“呼!长谷部君,你每天早上都要这样上班吗?”烛台切靠在门侧长出了一口气,身体困难地撑出一点空间,用没有拎包的手掏出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
“没错,而且你以后也得天天这么上班。”长谷部低着头用指腹划着手机屏幕确认行程,嘴角却勾起一丝恶作剧成功的微笑。
烛台切的笑容僵了一下:“那我宁愿早起一会儿步行去公司。”
“好呀,还能锻炼身体,我赞成。”
“长谷部会和我一起吗?”
“当然,”长谷部抬头看了他一眼,朗声道:“当然不。”
看着烛台切一脸的委屈,长谷部的心情就莫名的好,连自己皱紧的眉头都无意识地舒展开了,但似乎是接着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长眉又重新拧到了一起:
“今天有例会,你昨天已经接到通知了吧?我们一起参加。嗯……”长谷部沉吟了一下:“可能会有人针对你,你不用管,我会来摆平。”
“有人会针对我?”
光忠还想追问,车厢内就响起了到站提示音,呼啦啦的人流把他直接卷下了车。
整理着挤乱的衣襟,烛台切大步赶上走在前面的长谷部,
“长谷部君,那个……”
“快走吧,要迟到了。”说罢就不再理会身后的烛台切。
会议室B——
待长谷部和烛台切坐定,参加会议的人也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只有离上位一侧最近的两个座位还空着。
“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平滑而略带沙哑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长谷部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更加阴沉。
“啊,中村你来啦,你最近忙我们都能理解,快坐吧。”
“谢谢总监,不过最近日常安排确实很赶。”中村冲眼前的中年男子笑了笑。
“其实今天的例会就是跟大家做一下简单的阶段工作总结。当然,这里不得不说中村君的表现很突出,不仅拿到了大制作新剧的男主角,还签了几个大手笔的广告,特别是HLC的,对公司也有额外助力……”
“您过奖了,这也离不开香取的努力。”
“香取君也很优秀呢,虽然是个新人,但是在工作能力方面毫不逊色啊……”
中村身边的香取一直保持着礼节性的微笑,明眸白肤,虽然是形容女孩子的词,但是用在香取身上却一点也不为过。长谷部是第一次见香取,但他的注意力全在对面的那人身上,也就没有过多关注,可对方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全程神情自然地听着其他人的发言,不时插上那么一两句,或是小声和身边的香取耳语些什么。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虽然感觉有很多话堵在喉头,长谷部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就这样目送他走远……
“长谷部君?”
“啊?啊……烛台切……”
“长谷部君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事,你快去训练吧,我也要回到工作岗位了。”
“……”
“长谷部君,等一下。”
“总监?”
“你跟我来一下,有些事情要和你谈一谈。”
“好。”
——————————
处理大量机械性的工作总能让人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但长谷部的心情却始终在低谷徘徊。
“叮!”椅子上的手机发出了受信提示音,烛台切喝了口水,打开手机:“有事,先回。 长谷部”
无声地捏紧了手中的塑料水瓶,烛台切沉默了半晌,开口对歌仙道:“老师,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歌仙似乎是参出了什么意味,点点头表示同意。
傍晚的天空布满阴翳的乌云,一如长谷部现在的心情。
第一滴雨在地面上晕开,接着是第二第三滴,很快细密的雨丝便充满这个城市。
长谷部站在公司门口的檐下,默默凝视着灰暗的天空,
‘真糟,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啊,就这样淋着回去吗……’长谷部迈出了一步,却没有感受到冰冷的雨水。
“长谷部,一起吗?” 
——————————
自己以前曾假设过无数种再次和他独处的情景,却怎么也想不到两人还能这样肩并肩地走在一把伞下。 
缓步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二人良久无言,只是安静地向前走着。 
“前面就到车站了,这一点路我自己跑过去就可以,就送到这里吧,省的你折返。” 
“长谷部,” 
突如其来的吻让长谷部猝不及防,直直愣在了那里,一瞬间回忆倒灌回脑海,由肺部升起的窒息感和脑内的压迫让长谷部产生了一种昏惑的不现实感…… 
“长谷部君,我们和好吧。果然最懂我的,还是你。” 
长谷部感到自己的心狠狠一颤,可不管理智怎么一遍遍告诉自己要远离这个男人,但…… 
“你是……认真的吗?”心里还是克制不住地燃起一丝希望, 
“当然不是。我骗你的。”中村一如既往的温柔地笑了,但眼底却充满了戏谑:“开个玩笑而已,长谷部不会当真了吧?”
“啊,计程车!”拦下路边的一辆计程车,中村拉开了车门, 
“再见了,长谷部。” 
再次目送他远去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而电话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 
“喂喂,长谷部君?” 
“鹤先生……”长谷部努力压下自己的剧烈起伏情绪,才道:“有什么事吗?” 
“呃,我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你,不过还是觉得提前跟你打个招呼比较好,中村他,刚和签了国外的新剧,要调到公司在国外的分部了,可能一两年都不会回来了……” 
“啊,我知道了。” 
“喂?喂?长谷部君?挂断了啊……”鹤丸无奈地叹了口气。 
手里的手机被攥得紧紧的,‘呵,本以为他还会念及旧情在意我的存在,哪怕是嫌恶……到头来都是我自作多情,这家伙根本不在意,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 
像是被抽去了主心骨,长谷部就这样颓然地站在路中,任由雨水浸透自己的衣服,身体,精神…… 
“长谷部君!” 
好像有人在叫我……一声声,穿过嘈杂的雨声,传过来……敲击着骨膜……一片晴朗的蓝天将长谷部的视线与灰暗的天空隔开, 
“长谷部君!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我知道你早上出门没带伞,所以……” 
“抱我。” 
“什么?” 
下一秒光忠就被长谷部一把扯住领带拉近距离, 
“我说,抱我。” 
眼前那双紫藤色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翻滚着浊流…… 
“这可是你说的。”  

戳这里上车:http://wx1.sinaimg.cn/mw690/006LxLkKgy1fhcwe9zvvsj30c824adi8.jpg

——TBC——

让大家久等了蔻蔻在这里再次和大家说声对不起,谢谢一直支持我这个渣文手的各位,爱你们www

【突然袭击式的MMD推荐】

【MMD刀剑乱舞】MITSUs【烛台切光忠】

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927196/?from=search&seid=9857486139384298084

午睡前逛了圈B站发现的!然后就立刻睡意全无!

妈妈!有把刀。。。不,是有一群刀在撩我啊!!!

十二只咪一次满足您所有需要www

不得不说这个把一侧刘海撩到耳后的发型真的很适合咪酱,让我忍不住想亲亲他的脸【口水

为我咪酱的盛世俊脸和完美身材疯狂打call~

今天自拍的时候突发奇想给刀剑男士试一下,结果。。。
只有大蜻蛉匹配成功是怎么回事?😂
PS:最后一张恶搞,慎入

呜哇~莫名嗅到了夜晚“不妙”的气息😉
还有缠着长谷部的光忠好可爱www

arest:

【燭壓切】【填坑】-牛郎光忠×菁英長谷部
嘛…我倒覺得比較像『寵物光忠×社畜長谷部』 @sin★ 對不起牛郎店什麼的我沒去過啊啊啊啊wwwww

锻刀盛典开始!【难道是故意设计在高考结束后?
一发出厚~其实我是不小心输错了公式,但是却给了我一个小惊喜❤
但是接下来锻日本号,富士坠机。。。呵呵哒😂
希望这次活动可以把萤丸和日本号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