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梅音

2.5次元妹子一枚,请大家多多指教!
主黑塔,漫威,刀剑乱舞,以及其他一些感兴趣的东西~(偶是个杂食动物)
撸文新手,最近买了板子,但画技。。。就别奢求了OTZ

【烛压切——Dark Horse(5)】

 【烛压切——Dark Horse(5)】
大家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考试周终于结束了,美好的暑假近在眼前www
拖了这么久才更,蔻蔻真的很抱歉,但相信我是绝对不会弃坑的。
所以为了弥补一下小伙伴们,蔻蔻稍微调整了一下剧情,在这一P提前开车!
虽然是个小破车,但是也是我对大家的心意,请收下【比心
有句歌词唱得好:“不见风雨,怎会见彩虹”,所以这一P可能会有人物崩坏,粗暴——内容,亲们请注意避雷≧﹏≦
不过下一章就会全面转运www
下面再发一遍注意事项:
*慎入!!!
*中篇现世paro
*设定:  经纪人长谷部×调酒师(新星)烛台切
文里有个负心汉,想来想去舍不得任何一个刀剑男士当,所以就随便虚构了一个。
◥看了上面的设定你心里也许在想:这是个什么鬼设定。科科科,其实早就想写烛压切的现世文了嘿嘿嘿……额,又是一次新尝试,蔻蔻还没这么正儿八经写过文(车都没开稳),不管是设定,剧情还是文笔都比较渣_(:_」∠)_
如果有意见或建议尽管提,但是请文明。
看到这儿,该说的也说了,不喜欢的请轻触手机后撤键选择退出,谢谢!

*单引号心理活动,双引号是说的话~怕造成误会还是提前说一下~ 

 ——————————

 前文链接走这里:
Part1-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cf9a04
Part2-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d3ab39

Part3-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e5e3d4

Part4-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f70d2d

Part6-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387888
————正文————
Make me your Aphrodite,
让我做你的爱神,
Make me your one and only.
让我做你的唯一。
                        ————《Dark Horse》
长谷部是被饭香唤醒的,第一次不是闹铃。
从沙发上坐起,长谷部在心里发出一声痛呼。唉,果然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在沙发上凑合一夜腰背都有些吃不消了。
视线越过沙发背进入厨房,捕捉到的是烛台切在料理台上忙碌的背影。
大概是听到了客厅里的动静,烛台切从厨房探出头:“早啊,长谷部君。昨晚睡的还好吗?”
“嗯,还好。”
其实昨天就想把长谷部抱到自己床上睡,但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烛台切还是忍住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火候刚好的厚蛋烧放在深色的小碟子里,愈显得金黄诱人,旁边还佐以自制的腌菜。米饭的热气与味噌汤的香气交织在一起,让人食指大动。
一口汤下肚,唤醒了长谷部的味蕾,
“你的厨艺确实不赖,有学过?”
“嘛,也算不上是学,只是以前的上司很擅长做菜,我受过他的一些指点罢了。他曾说过:‘无心烹饪者,其心则拙’,烹饪的过程也是对身心的一种磨练呢。”
“这样啊……”
“等下一起去公司吧,长谷部君对这附近应该不是很了解?我虽然平时不需要坐轻轨上班,但至少还是清楚车站在哪儿的。”
“好。”
——————————
早高峰的轻轨站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快一点烛台切,我们要赶不上这班车了!”
两个人在人群中奋力“突围”,终于在车门关闭时勉强挤上了车。
“呼!长谷部君,你每天早上都要这样上班吗?”烛台切靠在门侧长出了一口气,身体困难地撑出一点空间,用没有拎包的手掏出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
“没错,而且你以后也得天天这么上班。”长谷部低着头用指腹划着手机屏幕确认行程,嘴角却勾起一丝恶作剧成功的微笑。
烛台切的笑容僵了一下:“那我宁愿早起一会儿步行去公司。”
“好呀,还能锻炼身体,我赞成。”
“长谷部会和我一起吗?”
“当然,”长谷部抬头看了他一眼,朗声道:“当然不。”
看着烛台切一脸的委屈,长谷部的心情就莫名的好,连自己皱紧的眉头都无意识地舒展开了,但似乎是接着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长眉又重新拧到了一起:
“今天有例会,你昨天已经接到通知了吧?我们一起参加。嗯……”长谷部沉吟了一下:“可能会有人针对你,你不用管,我会来摆平。”
“有人会针对我?”
光忠还想追问,车厢内就响起了到站提示音,呼啦啦的人流把他直接卷下了车。
整理着挤乱的衣襟,烛台切大步赶上走在前面的长谷部,
“长谷部君,那个……”
“快走吧,要迟到了。”说罢就不再理会身后的烛台切。
会议室B——
待长谷部和烛台切坐定,参加会议的人也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只有离上位一侧最近的两个座位还空着。
“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平滑而略带沙哑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长谷部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更加阴沉。
“啊,中村你来啦,你最近忙我们都能理解,快坐吧。”
“谢谢总监,不过最近日常安排确实很赶。”中村冲眼前的中年男子笑了笑。
“其实今天的例会就是跟大家做一下简单的阶段工作总结。当然,这里不得不说中村君的表现很突出,不仅拿到了大制作新剧的男主角,还签了几个大手笔的广告,特别是HLC的,对公司也有额外助力……”
“您过奖了,这也离不开香取的努力。”
“香取君也很优秀呢,虽然是个新人,但是在工作能力方面毫不逊色啊……”
中村身边的香取一直保持着礼节性的微笑,明眸白肤,虽然是形容女孩子的词,但是用在香取身上却一点也不为过。长谷部是第一次见香取,但他的注意力全在对面的那人身上,也就没有过多关注,可对方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全程神情自然地听着其他人的发言,不时插上那么一两句,或是小声和身边的香取耳语些什么。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虽然感觉有很多话堵在喉头,长谷部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就这样目送他走远……
“长谷部君?”
“啊?啊……烛台切……”
“长谷部君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事,你快去训练吧,我也要回到工作岗位了。”
“……”
“长谷部君,等一下。”
“总监?”
“你跟我来一下,有些事情要和你谈一谈。”
“好。”
——————————
处理大量机械性的工作总能让人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但长谷部的心情却始终在低谷徘徊。
“叮!”椅子上的手机发出了受信提示音,烛台切喝了口水,打开手机:“有事,先回。 长谷部”
无声地捏紧了手中的塑料水瓶,烛台切沉默了半晌,开口对歌仙道:“老师,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歌仙似乎是参出了什么意味,点点头表示同意。
傍晚的天空布满阴翳的乌云,一如长谷部现在的心情。
第一滴雨在地面上晕开,接着是第二第三滴,很快细密的雨丝便充满这个城市。
长谷部站在公司门口的檐下,默默凝视着灰暗的天空,
‘真糟,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啊,就这样淋着回去吗……’长谷部迈出了一步,却没有感受到冰冷的雨水。
“长谷部,一起吗?” 
——————————
自己以前曾假设过无数种再次和他独处的情景,却怎么也想不到两人还能这样肩并肩地走在一把伞下。 
缓步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二人良久无言,只是安静地向前走着。 
“前面就到车站了,这一点路我自己跑过去就可以,就送到这里吧,省的你折返。” 
“长谷部,” 
突如其来的吻让长谷部猝不及防,直直愣在了那里,一瞬间回忆倒灌回脑海,由肺部升起的窒息感和脑内的压迫让长谷部产生了一种昏惑的不现实感…… 
“长谷部君,我们和好吧。果然最懂我的,还是你。” 
长谷部感到自己的心狠狠一颤,可不管理智怎么一遍遍告诉自己要远离这个男人,但…… 
“你是……认真的吗?”心里还是克制不住地燃起一丝希望, 
“当然不是。我骗你的。”中村一如既往的温柔地笑了,但眼底却充满了戏谑:“开个玩笑而已,长谷部不会当真了吧?”
“啊,计程车!”拦下路边的一辆计程车,中村拉开了车门, 
“再见了,长谷部。” 
再次目送他远去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而电话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 
“喂喂,长谷部君?” 
“鹤先生……”长谷部努力压下自己的剧烈起伏情绪,才道:“有什么事吗?” 
“呃,我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你,不过还是觉得提前跟你打个招呼比较好,中村他,刚和签了国外的新剧,要调到公司在国外的分部了,可能一两年都不会回来了……” 
“啊,我知道了。” 
“喂?喂?长谷部君?挂断了啊……”鹤丸无奈地叹了口气。 
手里的手机被攥得紧紧的,‘呵,本以为他还会念及旧情在意我的存在,哪怕是嫌恶……到头来都是我自作多情,这家伙根本不在意,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 
像是被抽去了主心骨,长谷部就这样颓然地站在路中,任由雨水浸透自己的衣服,身体,精神…… 
“长谷部君!” 
好像有人在叫我……一声声,穿过嘈杂的雨声,传过来……敲击着骨膜……一片晴朗的蓝天将长谷部的视线与灰暗的天空隔开, 
“长谷部君!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我知道你早上出门没带伞,所以……” 
“抱我。” 
“什么?” 
下一秒光忠就被长谷部一把扯住领带拉近距离, 
“我说,抱我。” 
眼前那双紫藤色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翻滚着浊流…… 
“这可是你说的。”  

戳这里上车:http://wx1.sinaimg.cn/mw690/006LxLkKgy1fhcwe9zvvsj30c824adi8.jpg

——TBC——

让大家久等了蔻蔻在这里再次和大家说声对不起,谢谢一直支持我这个渣文手的各位,爱你们www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