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梅音

主刀剑/黑塔/凹凸/第五人格/漫威/枪神纪/死神/dnf
基本博爱党(ˉ﹃ˉ)

【烛压切——Kiss Night(结局分支2–HE)】

 【烛压切——Kiss Night(结局分支2–HE)】
*CP:烛压切
*恶魔&神父梗,架空背景
*中篇(大概2—3章),有车,双结局
*ooc严重,黑化有,私设一大堆
——渣文笔,不喜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_(:_」∠)_
分支结局(HE)——
——正文——
天渐渐黑了,夜色笼罩下的教堂透着说不出的压抑……
黑暗中,火光一闪,照亮了长谷部面前的一小片。
怕惊动了巡夜人,长谷部只能借着火柴的微光摸索着……
果然没有了。
原本放着那枚家徽的抽屉现在空无一物。
“长谷部,有人过来了。”门外传来了烛台切压得低低的声音。
吹灭了火柴,两人快步躲进转角的阴影中。
待人走远了,烛台切摘下斗篷的帽兜,问道:“找到了吗?”
“没有。”
“那现在……”
“按原计划行事。”
——————
床上人似乎在做着恶梦,眉头紧锁,嘴唇不住地颤抖着……突然惊醒,但比噩梦更可怕的却是现实——
“您醒了,托马斯阁下。”
“长……长谷部神父?”冰冷的刀刃架在脖子上,传来的寒意让躺在床上的托马斯神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不必要的人都已经清理了,不用担心有人会来打扰,我们好好谈谈吧。”长谷部的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但眼中却没有一丝温度,刀也又近了一分。
“你别冲动!”托马斯神父顿时慌了神,但又怕惹怒了长谷部,只能低声哀求:“我是受了子爵夫人的指使……我……”
“那布朗神父和尤里克神父又是怎么回事?”托马斯几乎能看到怒火在长谷部的眼中烧得噼啪作响。
“那是他们自作主张!而且,而且,布朗神父和尤里克神父,根本没来及对你下手就被杀了!”
“什么?”这一消息让长谷部感觉狠狠吃了一记闷拳,但手里的刀却扎进了肉里,献血一滴滴顺着刀尖落下。
见了血托马斯神父完全失去了理智,语无伦次地大声辩解:“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医生的尸检结果不可能作假,不信你去问镇上的医生啊!”突然,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面容也冷了下来:“是烛台切。对,就是那小子!”托马斯神父倏地正过头,恶狠狠地盯着疯狂大笑道:“没错,就是烛台切!你最信任的烛台切!他早就和我联手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计划的!怎么引你出去,怎么在你的茶里下药,怎么偷走你的东西!都是他!”
就在长谷部动摇的一瞬间,子弹无声地射穿了托马斯的头,鲜红的血液夹杂着脑浆喷涌而出,在雪白的枕头上染开一片,托马斯伸去抓藏在床头的防身用的刀的手也无力地垂下……
不用回身,长谷部都知道身后的人是谁。
长谷部很想冲上去抓住对方问个明白,但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凝成了一句讽刺:“真的是令人意外的结局啊……现在,要杀了我吗,烛台切?”
烛台切手里握着用毛巾包裹的左轮手枪站在门口,枪口还冒着缕缕烟气。
“这是我的台词,长谷部。”烛台切用一只手取下了右眼戴着的眼罩,有着像猫一样瞳仁的右眼暴露在长谷部面前。
“如你所见,我就是你的教义中字字欲诛的恶魔。”说出这句话后,烛台切仿佛卸下了千斤的重担,无所畏惧了:“是我借口道别让人在你的茶里下了药……对你做出那种事的……也是我。”
“反正长谷部怎样都不会喜欢上我”烛台切嗤笑自己道:“那不如放手一搏,恨,也是记住人的一种方式。”
但被自己所爱的人憎恶地看着怎么可能不痛苦……
“但我还是错了,看到你挣扎,痛苦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罪恶感,一个杀人犯,一个恶魔不应该有的感情。我很后悔,但也知道这没有用……”
“你知道什么!”怒吼在瞬间爆发,让烛台切怔在了那里,
长谷部低着头,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但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因愤怒而微微颤抖,
“你从来没有问过我!这种感情是有罪的……是不能被主宽恕的……我想不明白……又摆脱不掉……如果你开口……我……”
“太迟了……”烛台切把手枪里的子弹卸下,任其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现在,选择权在你手上了。”
“你的刀是涂过圣水的,我对它毫无抵抗力。”张开双臂,恶魔露出了像往常一样和煦的微笑,仿佛是在迎接爱人的拥抱:“来吧,长谷部!”
克制住自己的颤抖,长谷部攥紧了手中的刀,一步步走近了烛台切……
“我爱你,长谷部。”
艳红的花朵在墙面上绽放,悲伤的泪水凄然流下。
——————
“船马上开了!还有没上船的吗?!”
在汽笛声中,船驶离了港口。
“诶,你听说了吗?”
“什么?”
“就是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谋杀案啊。”
“哦,不是已经结案了吗?”
“真没想到口口声声救赎众生的神父竟然会做毒品买卖。”
“可不是?不过最后因为分赃不均自相残杀,也是罪有应得。”
“罪魁祸首托马斯神父杀害同僚后自己也畏罪自杀了……”
不再听身后人的闲谈,身着及踝外衣的青年径自走到船头,深冬的海风本应冰冷刺骨,但他却全然不觉。
这,是自由的味道。
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色的小物什,凝视了一会儿,退了几步,一扬手把它远远地抛进了海里。
“长谷部?”高大的乌发男子笑眯眯地从舱内向他走来,手里还拿着两个冒着热气的杯子,但走近时脚下却一个趔趄,幸亏长谷部搀了一把才没有摔倒。
“哎呀,少了一只眼睛还没了法力,果然还是很难适应啊……长谷部你下手还真不留情,我的右眼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
“我那是替你驱除了体内的恶魔,你应该感谢我从才是。”看着烛台切一脸吃瘪还有些撒娇意味的表情,长谷部就莫名地觉得心情愉悦。
“噢……”
“但不管是去东方,还是去更远的地方,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惊讶地转头对上长谷部的眼睛,紫藤色的眼眸中暖意正浓。
“我也是。”
金色的家徽坠入了深海,而波光粼粼的洋面映出的,则是相拥而吻的恶魔与神父。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