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梅音

主刀剑/黑塔/凹凸/第五人格/漫威/枪神纪/死神/dnf
基本博爱党(ˉ﹃ˉ)

【烛压切——Kiss Night(3)】(万圣节贺文)

 【烛压切——Kiss Night(3)】(万圣节贺文)
*CP:烛压切
*恶魔&神父梗,架空背景
*中篇(大概2—3章),有车,双结局
*ooc严重,黑化有,私设一大堆
——渣文笔,不喜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_(:_」∠)_
*非常不放心所以再三声明:性格出入很大(特别是BE),不能接受者请绕行。但是如果有小伙伴有不同意见想和我讨论,欢迎私戳。
前文(1)链接: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7eef1a
前文(2)链接: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8286ec
——正文——
再次醒来时,长谷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更准确的说,是某个狭窄的阁楼——不属于自己的,宽大的床铺,简单到让人觉得寒酸的陈设和熊熊燃烧着的壁炉。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长谷部感觉头昏沉沉的,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但被粗糙的墙面磨破的背,酸痛不已的腰和下体无不宣告着残酷的事实。
身旁传来的开门声让长谷部一下警觉了起来,忍痛翻身下床,迅速寻找可以自卫的武器……
“长谷部,你在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长谷部刚想开口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没事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从前天晚上一直昏睡到现在,还烧的不轻……”烛台切紧紧搂住怀里的人,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你……把他们都杀了?”
“嗯……”没想到长谷部醒来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问题,一时有些发愣。
“我……”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长谷部挣脱了烛台切的怀抱,倒退了几步。
“……”烛台切沉吟了一下便退出了房间。
门被关上后,长谷部几步回到床前,“嘭”的瘫坐回床上,却又被下身的伤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己被强.暴了。
长谷部的脑内形成了这样一个简单的肯定句。
羞耻,气恼,愤恨……
这些本应一涌而上翻滚咆哮的情绪,却没有一丝出现的迹象,取而代之的,只有静默的颓然。
大概……这就是报应吧。
戎马时期,长谷部是一名优秀的士兵:克己守纪,无条件服从上层的命令,甚至可以手刃无辜的平民……作为一名军人,长谷部唯一的准则就是“命令”,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也渐渐厌倦了这种只有杀戮和剥夺的生活,因为它毫无荣耀——为了国家这个宽泛的概念?为了素未谋面,毫不了解的君主?可这二者,显然对曾经在社会底层挣扎的自己,都不够友好。所以当选择权交到自己手上时,长谷部决定侍奉新的主。
“主”对于长谷部来说,已经超越了客观存在,成为了自己的精神支柱。
思考是痛苦的,因为这个不公的世界就像一团乱麻,剪不断,理不清,越缠越紧,直至使人窒息。
为了给母亲筹措治病的钱而参军,但除了成为杀戮机器,什么也没获得。
如刀刃般,被主,被命运所持,无力反抗,只能被动接受,这就是长谷部至今为止的生活。
但长谷部的尊严不允许他就这样放弃自己,即使是被挟持着,也要保持自己的锋利……
但,现在呢?
门再度被叩响,烛台切抱着鼓鼓囊囊的纸袋推门进来,
“长谷部,我不想打扰你,但是你已经这么久没吃东西了,我就……”说着烛台切就从纸包里掏出面包,奶酪,还有,一袋米。
目光落在那少得可怜的一点点米上,长谷部微微愣了一下,
“这……是?”
“长谷部以前不是说过嘛,想尝尝遥远的家乡的食物吗?这是我从一个东方来的商人那里弄来的,现在外面风头很紧,不能去港口冒险。”
看着烛台切在一旁淘米的背影,长谷部缓缓出声:
“为什么要帮我?”
“嗯?”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
“……如果我说出来,长谷部无论怎样都会原谅我吗?”
不用回头烛台切都能感受到长谷部阴沉摄人的目光,烛台切的心也沉了几分。顿了顿,他一边继续淘洗着面前盆里的米,一边道:“我替托马斯神父贩毒。”觉得背后的目光不再那么刺人,烛台切松了口气:“尤里克神父和布朗神父也参与其中。你太过正直了,长谷部。有时候现实并不像你希望的那样……他们视你为眼中钉,处之而后快……我偷听到了他们的计划……”
“我没想到你会和他们暗中勾结。”
“这话也太难听了,长谷部。”烛台切苦笑:“我也只是为了生计。”
“你做工的钱足够你生活。”
“我想有一艘自己的船。”
“所以为了这个你就出卖自己的灵魂?”
“是。”烛台切猛地站起,走到长谷部面前,目光灼灼:“我愿意为了我所渴求的东西付出一切,不择手段。”
“…………”
良久的沉默后,烛台切勉强从唇间挤出几个字:“是我失态了,抱歉。”
烛台切从壁炉里取出一些烧红的碳放进矮炉,把乘着米和水的小锅架到上面,不一会儿,诱人的米香就飘满了屋内。
“煮好了。”
长谷部手里不大的盘子里米盛得满满的,而烛台切的只有一点点。
“为什么帮我?”盘中升腾的热气模糊了长谷部锋利面部棱角。
“我不知道为什么。”烛台切这次的答案几乎是脱口而出,说罢他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在听到你被绑架的消息以及他们要对你做的事后,我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那一刻,我觉得,除了你什么也不重要了……”一转头,藤色的眸子正直视着自己,烛台切可以想见自己脸上的惊讶已被对方一览无余。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了。”长谷部收回了目光,
“杀人是重罪,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
“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吧?”
“我以为长谷部你会劝我去自首……或者……你……”
“你觉得我会因为不堪受辱而自尽?”
“我……”
“这份耻辱……”长谷部咬紧了牙关:“有我该负的罪孽,但我相信,主给予我的使命不止于此。即使是自裁,也要在履行完使命后。所以现在,你要助我一臂之力吗?不,我说错了,你并没有选择的余地,烛台切光忠。”
长谷部眼中是烛台切从未见过的光亮,竟让他在脊背生寒之余,看到了魅惑的意味,情不自禁间,回应的话语已从喉间溢出:
“好”。
分支结局一(Bad End):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b531f4
分支结局二(Happy End): 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b531f6

PS:终于完成了,虽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希望大家能食用愉快www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