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梅音

主刀剑/黑塔/凹凸/第五人格/漫威/枪神纪/死神/dnf
基本博爱党(ˉ﹃ˉ)

【杰佣/R18】Secret Nexus(秘密关系)——前篇

【杰佣/R18】Secret Nexus(秘密关系)——前篇
*玫瑰爵×刺客
*人物和背景设定戳这里: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2e6c56d
*依旧私设一大堆,ooc严重,杰克白切黑,有嗜血性和恶趣味,不喜慎入!!!
*虽然临时突击了历史,但还是后悔高中历史没学好x
如果有个别不妥帖的地方望见谅o( =•ω•= )m
*车在下面的篇幅中,不出意外明天会更新。
*感谢把设定和前言完整看完的小伙伴,爱你们♡
————————————————
【正文】
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里,和无数廓尔喀青年一样,刚满17岁的奈布·萨贝达也离开家乡,乘上了开往英国的航船,正式开始了他作为雇佣兵的生活。
熬过了数月颠簸的海上生活,奈布终于透过清晨弥漫的海雾,望见了远方海岸线的轮廓。
几近正午,船才在指定的码头抛锚。上岸后,奈布和同伴们在雇佣方的带领下一同徒步前往军营。一路上,尽管极力压下内心的冲动,奈布还是忍不住好奇的东张西望,毕竟这还是在山里长大的他第一次来到大洋彼岸的富庶之地,城市的道路,房屋,以及穿梭在其中的马车和各色人等都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让他不知不觉就慢下了脚步。
人数庞大的队伍还在前行,没人会注意到有个小不点掉了队,除了街角马车里的一双眼睛。
当奈布回过神来,大部队早不知拐进哪个弯道,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下遭了,奈布心想,得赶紧找个人问路。但奈布蹩脚的英语使他和路边摊铺的商贩连说带比划了半天,也没能问出个路来。
“你是迷路了吗,小可爱?”
奈布一回头便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正站在身后,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他和自己以往见过的人都不同,有着深邃的五官和尾端微微蜷曲的头发。许是因为逆光的缘故,奈布感觉他的周身都散发着太阳般灿烂的光辉,使人眩晕。
“您会说我家乡的话?”奈布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这位英俊的陌生人,但见他身着深色华服,又出于礼貌,便用敬语问道。
“当然。”他用富有磁性的嗓音将尼泊利斯演绎的高贵而庄重:“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兴趣。对了,你叫我杰克就好。”他顿了顿:“那么,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哦……我……我和部队走散了,在找去军营的路……”因为东张西望而脱队,这太有损自己雇佣兵的形象了,奈布心虚的低下了头。
“是东印度公司下属的廓尔喀佣兵营吧?”
“您怎么知道?”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本省的人。”但这稚嫩而清秀的面庞倒是很人讨喜欢,这是杰克没有说出来的后半句。
“那可以请您告诉我该往哪个方向走吗?”奈布并不想麻烦他太多,想着只要有了大致的方向,自己便可以摸索到部队的驻扎地。
“太远了。”杰克摇了摇头:“而且道路非常复杂……不如,我送你过去吧?”他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马车。
奈布本想开口拒绝,但他莫名感受到了来自杰克微笑脸孔下不容拒绝的压迫。
“那麻烦您了。”
“请。”杰克走到车旁绅士的为奈布拉开了车门,然后转头对车夫吩咐道:“到西区雇佣军营地。”
因为市中的街道繁华而熙攘,马车前行的速度并不很快,这也为车中的两人留出了独处的时间。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来自遥远东方的朋友。”
“我叫奈布·萨贝达。”
“我可以叫你奈布吗?”
奈布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杰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十分拘谨的小奈布,唇角的笑意不由得又加深了几分。
在街上时自己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他,半旧的墨绿色军装对于体型偏瘦的奈布来说过于宽大和老成,但依然掩盖不住他散发出的独特气质和那双如小鹿般清灵的眼睛。
但就是这样一个纯粹无瑕的少年,却即将走上血腥无比的战场。
“奈布,你了解佣兵这个行当吗?”
“嗯。”奈布垂下了眼眸:“用生命交换金钱,誓死维护雇主的利益。”
“现实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
“但我会用我的方式坚持正义。”奈布第一次鼓起勇气与杰克对视,语气笃定。
杰克从他墨蓝色的瞳孔中看到了和其外表不相称的倔强。
越来越有趣了……但不知道这种坚定能陪你走多远呢……
“主人,我们到了。”车夫勒住缰绳,停下了马车。
“谢谢您。”奈布向杰克道了谢,便抓起背包下了车。
“再见,小奈布,祝你好运。”杰克自顾自的冲奈布的背影挥了挥手。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
被招募的新兵要先在营地进行统编和集训,再派往其他各地的贸易点。
日复一日的单调训练,啤酒,黑面包,发硬的熏肉片,散发着霉味的被褥,这些对奈布来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存在,他很快就以优秀的成绩通过考核,被派往公司在南亚的重要贸易据点——印度。
出发的前夜,来自廓尔喀的佣兵们聚在一起,高歌豪饮,但再多的调侃和烟酒也无法掩盖离别的悲伤。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与这帮来自家乡的伙伴再见,也许这次分离,即将成了永别。
奈布喝了两杯啤酒,就悄悄离开了。他本就不好酒,而现在,也只想稍微远离这一片充斥着别愁的压抑。
午夜的伦敦被浓雾笼罩,静谧而幽暗。湿冷的空气由鼻腔进入胸肺,让奈布烦躁的心情冷静了不少。
“救,救命!啊——”呼救声从幽暗的小巷中倏的传来又戛然而止。
这里是城郊,只有几座废弃的厂房和旧宅区,人迹罕至,方才求救的人很有可能是被恶徒挟持至此。
奈布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攥在手里,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条传出呼救声的巷子。
纵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奈布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恶心到了——肥胖的中年男人僵直的躺在血泊中抽搐着,腹部被人被人用利器剖开,鲜红的肝脏和肠肉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儿。而造成这个场面的罪魁祸首,正悠然的站在一旁,不紧不慢的擦试着他的作案凶器——一柄锋利的爪刃。觉察到了巷外人的气息,这名残忍的“开膛手”慢步走出了巷内的阴影。
月光下,玫瑰色的燕尾服在夜风中浮动,飞溅在衣摆上的略深的血斑,像一小朵一小朵初绽的蔷薇,诡异而妖艳。他纤长的身体在墙面上留下一道细细的阴影,美得让奈布有些恍惚。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原来是一只小猫啊。”隔着骨白的骷髅面具,凶手的笑声低沉而模糊。
“你别想逃走。”奈布收回心神,微屈膝盖,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哦?还是只有爪子的小野猫。”玫瑰色的开膛手仿佛很愉悦。
“那你就试一试,看野猫会不会抓破你的肚皮,扯出你的肠子。”奈布被他的轻视激怒了,咬牙切齿的挤出几句狠话,但多半也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势弱。
“可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耍呢,先说晚安了,我亲爱的小猫。”眨眼间奈布就被一片玫瑰色包围,虽然对方戴着面具,但奈布分明感受到了喷吐在自己耳侧的温热气息。
紧接着,后颈传来的钝痛就将奈布卷入了黑暗的漩涡。
————————————————
“咦?那不是萨贝达吗?怎么躺在地上?”
“多半是喝醉了自己走到这里睡过去了吧。”
“那我把他背回去吧,扔他一个人在这儿也说不过去。”
“好。”
与此同时,另一处私人别墅的主卧漆黑一片。
“咚咚。”
“进来吧。”
“您回来了,主人。”管家轻轻地推门进入,手持的烛台为昏暗的室内带来了一丝光亮,让人能模糊的看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有一个瘦削的身影。
管家把烛台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将随意搭在一旁椅背上的大衣和帽子叠好,抱起,但他并未马上离去。
“有事吗?”低沉而慵懒的男声在黑暗中响起。
“恕我直言,这些小事交给我们下属就可以了,您实在不用着亲力亲为……”说这话时,管家的头垂得很低。
“呵……”沙发上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狩猎”归来的杰克,他嘲讽似的扯了扯嘴角: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不用你们插手。”
管家立刻深深鞠了一躬,表示顺从。
“而且,在狩猎的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有趣的小插曲……”说到这儿,杰克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兴奋的火花:“拿纸笔来。”
管家拿来了纸笔,杰克用羽毛笔在沁香的小笺上快速写下两行字,用火漆印封死,递给了管家:    “明天早上务必送达。”
“遵命,我的主人。”
————————————————
再次醒来时奈布已经躺在了军帐内自己的地铺上,偏头从帐篷门帘的缝隙向外看去,天方蒙蒙亮。
“嘿!”蹲在一旁收拾行李的伙伴见奈布睁开了眼睛便爬了过来:“萨贝达你可算是醒了,我怎么也叫不醒你,还担心你会错过出发时间呢。”
“我……怎么在这儿?”
看着一脸疑惑的奈布,伙伴哈哈大笑:“昨天有人见你昏睡在营地外,就把你送回来了。”说着他还在奈布的背上大力拍了一下:“你小子喝多了吧?酒量真差!别愣着了,赶快收拾行李,马上就要出发了。”
待同伴出了帐子,奈布才慢腾腾的抓起一旁的外套准备起床。
“嘶——”被坚硬的短刺扎破了手指奈布才发现自己军装外套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枝玫瑰。
鲜红欲滴的玫瑰在奈布眼里格外的刺目,它无声的提醒着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而非梦境。
但启程的号角已经吹响,奈布没有时间再思考昨夜发生的事,他迅速把衣物和铺盖打包背在身上,向集合地点跑去。
奈布赶到时,分派前往印度的佣兵们已经在登船了。
“请等一下,奈布·萨贝达先生!”
正要登船的奈布闻声回头:“是叫我吗?”
“没错,如果您就是萨贝达先生的话。”一个仆从打扮的人恭敬的答道。
“是我。”
“这是我家主人给您的信。”
“谢谢。”奈布刚接过信,就在长官的催促下上了船。
登船后,奈布在甲板的一角坐下,用小刀拆开了信封。
散发着玫瑰香的短笺上只有两行漂亮的字:
“遇到麻烦时尽可来找我。您真挚的朋友 杰克·威塞克斯”
杰克温和的笑容在奈布脑海里飘过,让他不禁勾起了嘴角。
“萨贝达!”是战友在招呼他过去领早餐。奈布将信折好放在外套内侧的口袋里,便走了过去。
“你们知道那件事吗?”
“什么事?”
“就登在今早报纸上的,那个富商的离奇死亡事件。”
“知道,好像是被人剖腹了。”
“但听说那个死的商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黑市放贷,好像还干拐卖人口的勾当。”
“那还真是死有余辜!”
奈布一边嚼着粗硬无味的面包,一边面无表情的听着身边其他佣兵的闲聊,可他的心里却翻滚着惊涛骇浪,只是这一切都随着身后逐渐变小的陆地而远去了。佣兵们的讨论还在继续,但奈布只从他们的话中记住了一个名字:
“玫瑰开膛手”。
————TBC————

评论(6)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