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梅音

2.5次元妹子一枚,请大家多多指教!
主黑塔,漫威,刀剑乱舞,以及其他一些感兴趣的东西~(偶是个杂食动物)
撸文新手,最近买了板子,但画技。。。就别奢求了OTZ

【烛俱利——深夜病院2】

【烛俱利——深夜病院2】【开车注意】
CP:烛俱利
*开车注意
*烛台切异装注意
蔻蔻我来实行之前的计划了~虽然是活着从“地狱”周里爬了出来,但还是很忙啊,而且被学习和工作榨得有点脑力不济。。。所以这篇肉拖了好久。。。文笔也。。。
总之,本人第一次正儿八经写烛俱利,很害怕性格会有拿捏的不准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包涵,就随便吃吃吧~T_T~
注:这篇跟之前的烛压切文是一个医疗梗,背景大致是婶婶佐佐木开的医院(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巨大的手入室。。。),大俱利在驱逐敌人时受了伤,被送了进来,目前在住院修养中。而且这次光忠不是真护士啦~(剧透)
呃,就算怎么说其也还是有点没头没尾,不过重点在吃肉,吃肉~【努力岔开话题×
PS:想要烛护士的同人本。。。咸鱼上的卖完了,有没有哪位善良的亲友能施舍给我一本看一看(ಥ_ಥ)好人一生平安。。。
——————正文——————
大概是因为上次夜间出征被敌人偷袭了的缘故,大俱利睡得很浅,所以现在,他敏锐地感觉到有人靠近了他的床。
这是佐佐木私立病院啊,按理说不会有外人进来的。。。压切医生应该早就回去了。。。歌仙看护也被自己打发走了。。。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大俱利下意识地去拿刀,却突然想起自己身在病房怎么可能会有佩刀。但大俱利还是摸到了床头柜上的一把水果刀,迅速握住,藏进被子里。
来人轻步走到床前,借着闪着的门缝透出的一丝微光,大俱利隐约看到了对方的轮廓。
是个比自己高大很多的人,不知道能不能一击制服,大俱利暗自思忖。
身边的床沿被来者的膝盖压得一沉,同时一只戴着皮质手套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的脸颊。
大俱利想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而且意外地,被这只手爱抚的感觉并不讨厌。。。
等等,这么深更半夜私闯病房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大俱利一下清醒了过来,一手抓住还“流连”在自己脸上的手,一手扯住来人的衣服,翻身将其压倒。
开了灯,蜜金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讶:“烛台切?!”
“唔……小伽罗的防备心还真重啊……”被尖刃抵住喉咙的烛台切只能无奈地苦笑。
可大俱利的惊讶并不只来自于烛台切的出现,还有更大的一部分来自于他的装扮——修长结实的双腿被紧紧地裹在半透明的白丝丝袜里,肌肉的线条向上延伸到腿根,护士裙短到根本盖不住什么,所以大俱利还看到了对方被内裤包裹着的鼓胀。
刷卡上车☞http://wx3.sinaimg.cn/mw690/006fO1MKgy1ffhjifpjbuj30c81cx47p.jpg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