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梅音

2.5次元妹子一枚,请大家多多指教!
主黑塔,漫威,刀剑乱舞,以及其他一些感兴趣的东西~(偶是个杂食动物)
撸文新手,最近买了板子,但画技。。。就别奢求了OTZ

【烛压切——Dark Horse(4)】

【烛压切——Dark Horse(4)】
*慎入!!!
*中篇现世paro
*设定:  经纪人长谷部×调酒师(新星)烛台切
文里有个负心汉,想来想去舍不得任何一个刀剑男士当,所以就随便虚构了一个。
◥看了上面的设定你心里也许在想:这是个什么鬼设定。科科科,其实早就想写烛压切的现世文了嘿嘿嘿……额,又是一次新尝试,蔻蔻还没这么正儿八经写过文(车都没开稳),不管是设定,剧情还是文笔都比较渣_(:_」∠)_
如果有意见或建议尽管提,但是请文明。
看到这儿,该说的也说了,不喜欢的请轻触手机后撤键选择退出,谢谢!
*单引号心理活动,双引号是说的话~怕造成误会还是提前说一下~

 ——————————
前文链接走这里:
Part1-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cf9a04
Part2-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d3ab39
Part3-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fe5e3d4
Part5-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07c505a

Part6-http://comeinnco.lofter.com/post/1ec9b4ea_11387888

————正文————
Baby, do you dare to do this?
宝贝,你足够大胆吗?
Cause I'm coming at you like a dark horse.
因为我是一匹向你狂奔的野马。
                                      ——《Dark Horse》
7.00 P.M.  StarCrown练习室——
烛台切结束了集体练习就早早地等在了练习室。
第一次到专业的练习室,烛台切饶有兴趣地环顾四周:木质的地板,可调节的灯光以及立式音响,一看就是高档货。墙有三面都是镜子,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唯一一面没有镜子的墙前则整齐地放置着一排练基本功用的把杆。
烛台切情不自禁吹了个口哨,新环境还不错嘛。
“咚咚咚!”
“请进!长谷部君?”
“烛台切君,你已经到了啊。”
“嗯。毕竟我是学生,比老师来得晚是不礼貌的。”
“歌仙老师临时有事情,要晚一会儿才能到,我们先开始吧。”
“长谷部君要指导我?”
“怎么了?”瞧着面露惊讶的烛台切,长谷部不满地哼了一声:“别看我这样,基本的形体知识还是懂的,指导你一个新人绰绰有余。”
自己之前励志做一个优秀的经纪人,只要是工作所涉及的,哪怕是只有一点点关联的知识,都会了去解去学习,在形体方面,为了能体会艺人的感受并提出有价值的意见,甚至还报了专门的训练班。
“我们先做拉伸运动吧,在老师来之前把身体活动开。我大概给你做一下示范。”
长谷部脱下西装外套搭在一旁的架子上,单手扶把:“像这样站好,然后左脚外开,右腿向后抬起,越高越好,还要有一种延伸的感觉……”长谷部一边说着,一边小幅度地做着示范,因为是背对烛台切,所以也就没有看到烛台切的目光的流连所在——长谷部虽然不是专业的,却有可以媲美舞蹈演员或是模特的双腿,笔直而修长,虽说身高不算高,可腿的占比却像是漫画里才会有的那种。如果换上比西裤材质更贴身的面料的话,会不会又有另外一番风情……
“烛台切,别愣着。”
“哦,好。”
烛台切照长谷部示范的开始拉伸,同样,长谷部的关注点也严重跑偏了:今天烛台切穿了一套正式的形体服,紧身的黑色T恤绷在他健美的上身,勾勒出胸腹部肌肉的线条,可能是衣服太贴身的缘故,长谷部都能看到烛台切发达的胸肌随着呼吸在起伏。再往下……长谷部的视线便牢牢粘在了烛台切的臀部,从后面可以清楚地看到烛台切脊椎的线条一路向下,可以想象到它和股沟连在一起,又在紧实的臀部那里鼓起,形成流畅的弧线,尤其是这“诱人”的臀部还随着烛台切腿的运动而一翘一沉……啊……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这么色气……沉迷“审美”不能自拔的长谷部,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脸已经染上了一抹红晕。
“长谷部君……我做的对吗?”
“咳!嗯嗯,大致没什么问题”避开烛台切的视线,长谷部敷衍道:“就是右腿要再向外侧一点……”同时在心里暗骂歌仙,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这会儿有事……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歌仙适时的出现打破了二人尴尬的局面。
“介绍一下,烛台切,这是形体礼仪师歌仙兼定老师。歌仙老师,这是烛台切。”
“您好!我是烛台切光忠。请多指教!”
“是烛台切君啊。不用那么客气。长谷部君也是,叫我歌仙就可以了。”
“这段时间烛台切就拜托给你。”
“包在我身上。”
在歌仙对烛台切进行指导的时候,长谷部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捧着本子,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他们的训练,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指针指向十点一刻,烛台切的晚间集训也暂时划上了句号。
“今天辛苦了,明天见。”
“明天见。”
送走了歌仙,长谷部把毛巾递给烛台切:
“擦擦汗吧。”
“Thank you~不过我以为长谷部你会先走呢,还有从刚才开始你都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些什么啊?”
“我可是你的经纪人,更何况你刚入门,万事开头难,我当然要尽量多地从旁协助。还有我刚刚是在记录你训练时,歌仙提出的你的一些问题以及改进的方案……”
“呜啊,长谷部君,我好感动啊!”烛台切扑向长谷部,死死抱住,
“啊啊啊!你突然干什么?!快放开我!”长谷部明显被吓到了,挣扎着推开烛台切蹭过来的脸,
终于在长谷部激烈的反抗下松开了手。
“你是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了吗?太失礼了。”长谷部有些恼了,
“只是想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光忠装作无比委屈的样子,扁了扁嘴。
“唉,算了”长谷部正了正领带,重新穿上外套:“很晚了,回家吧。”但话音未落,长谷部的肚子就突兀地发出“咕—”的一声响,
“呃……”
“长谷部君没有吃完饭吗?”
“没有。下来班就赶过来了,没关系,等下去便利店买两个饭团就对付过去了。”
“长谷部君怎么可以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对胃伤害很大啊。”
这家伙怎么搞的,好像我的身体长在他身上一样:“真的不要紧,我……”
“不要说了,长谷部君,今天晚上来我家吧,我做夜宵给你吃,就当是感谢你对我工作的负责好了。”
想起早上的经历,长谷部并不太愿意再次“光临”那个地方,但是对上烛台切希冀的眼神,长谷部又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之好应下了。
————————
烛台切住的公寓离公司并不远,坐轻轨也就两站路。
“我回来了。”大概是猜到了长谷部的疑惑,烛台切补充道:“是对花丸说的啦。”
“花丸?”
“喵~”长谷部寻声低头望去,一只黑毛金瞳的小猫正蹲在门厅入口处,
“过来,花丸。”烛台切蹲下身向它招呼,但花丸却无视光忠,轻步走到长谷部身边,讨好地蹭着他的小腿,长谷部放下公文包俯身将花丸抱起:“叫花丸是吗?真乖……”花丸还调皮地舔了舔长谷部的鼻尖。再抬眼看光忠的表情,长谷部忍不住笑出来声:“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一副沮丧的样子……”
“花丸它居然一见到你就抛弃了我,难道我不帅气吗?”光忠泪目,
“大概是动物能窥探到人的内心吧。”
“那长谷部君是承认自己外表很‘凶恶’喽?”
“别耍嘴皮子,我只是时刻对工作保持认真的态度而已。”
“哈哈,我懂,严谨严谨~”
换了便装,烛台切就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不用了,长谷部陪花丸就好。”
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荞麦面就上桌了,烛台切还炸了蔬菜天妇罗做配菜。
“家里还有啤酒,但是这么晚,就别喝了吧?”
长谷部没有出声就算是默认了。
“我开动了!”两人异口同声。
“虽然快立夏了,但是晚上还是吃些热乎乎的东西比较舒服。长谷部君,我的手艺怎么样?”
“嗯……”长谷部尝了一口,连总是微皱的眉头都下意识地舒展开了:“确实还不赖。”其实这碗看似普通的面,不仅是易于饱腹,更让长谷部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暖意……除了应酬,自己已经好久都没和人同桌吃饭了……即使是跟中村,最后一次一起吃饭也是快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长谷部君你喜欢就好。”光忠不得不承认,能做饭给自己中意的人吃,真的能获得极大的愉悦和满足感,所以光忠就一直笑眯眯地盯着长谷部,看得长谷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
“啊,sorry.没别的意思,只是难得能做饭给别人吃很开心罢了。”
“这样啊。”
吃完饭,在长谷部的坚持下,两人一起洗碗,收拾厨房。打扫完毕后,长谷部就要告辞。光忠当然不想丧失这宝贵的独处机会,立马出言挽留:“长谷部君,已经很晚了,今天就在我家住下吧。”
“这样不合适,我们才刚认识。”
“可是现在肯定赶不上末班车了,而你家离得又远,打车会很贵。”烛台切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那,好吧。”面对现实,长谷部也只能无奈接受。
————————
“我洗好了,长谷部君去吧。”
“啊,呃……”虽然自己早已不是处男,虽然自己“见多识广”,但是看到只围了条浴巾站在自己面前的烛台切,脸一瞬间红成了煮熟的虾子:“你你你!怎么光着身子就出来了?!有没有点羞耻心啊!”
“我这是在家啊……两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况且我不还围了浴巾吗?哪里光着了……”
“我……没出汗,不洗了……我睡了,晚安!”说着就直接躺倒在沙发上把脸埋在了刚拿出来的被子里。
“如果长谷部执意睡沙发我也不勉强,那么晚安。”
但实际上被子里的长谷部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光忠出浴后带着水珠的白花花的身体:虽然不是不知道烛台切的身材好,可果然,隔着一层衣服和全裸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冲击力太强了……不过我为什么会对他的身体这么敏感……不该啊……在自己纠结的小情绪和白天工作积累的疲乏中,长谷部渐渐进入了梦乡。
估摸着对方应该睡熟了,烛台切才小心翼翼地从房间里出来,慢慢在沙发边沿坐下,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长谷部君,我喜欢你。这不是单纯的一见钟情,而是,你已经忘记了……我想现在就拥你入怀……可我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由其是在你经历了一些波折以后……
撩开长谷部耳边的碎发,烛台切倾身在他的脸颊上印下轻轻一吻——
“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了。”
————TBC————
为了信守“不更就不睡”的诺言,蔻蔻我熬到了现在,明天早上还有课……真所谓,自己报的班,哭着也要上完(ಥ_ಥ)

评论(4)

热度(18)